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楼诚】插翅难逃

精灵系列

以下私设:

精灵:与人类的体态大小相同,面容无太大差别,分为三种系别

格斗系:擅长格斗,生有触角,掌握低阶魔法,无翅膀。

飞行系:飞行天资极高,拥有各异的翅膀,不会魔法。

魔法系:会高阶魔法,不善格斗,无翅膀,可用魔法飞行。

——————————————————————

1

明诚现在非常生无可恋。

这一切还要从那个不寻常的早上说起。

明楼睡觉一向轻,明诚只是侧过身的动作,就已经将人拉进了怀里。

“大哥....”明诚揉了揉尚还惺忪的睡眼,额间就感受到了一片温热。

他不由得红了脸。

明楼烙了个早安吻在明诚头上,像平常那样。

“额头这样烫,是不是生病了?”

“可能,可能是昨夜着了凉,不要紧。”明诚笑着要翻身起来,被明楼抓回冰凉的四肢,放在了怀里。


服侍了明楼起床,明诚才开始打点自己。突然发现背上痒痒的,像附了什么。

“阿诚,还没穿好?”明楼推门进来,看见明诚赤裸上身,还有背上亮晶晶的东西。

是对翅膀,只是刚刚生出翼尖,没有完全地舒展,立在明诚光滑白润的脊背上。

明诚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大哥........”

明楼走到他跟前,为明诚披上衣服,刮了下他的鼻梁:“不要担心,我的小阿诚只是要经历第三次进阶了。难怪今早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精灵这种神奇的生物,一生中需要经历两次进阶。一次普通的成年进阶,另一次是高等的系别进阶。而明楼则是精灵一族中,第一个完成两次系别进阶的双系精灵。

明楼完成格斗进阶是十八岁,明镜刚放下一直悬着的心,没想到明楼资质太过高会有二次分化。魔法进阶则是在二十三岁那年,明楼突然高烧不退陷入昏迷,苏醒后就拥有了双系。



明诚的额头越来越烫,睡衣汹涌地漫上来,他感觉自己动弹不得。

“别去上班了,好好休息,不许乱跑。”明楼将可怜的小孩公主抱起放回床上,掖好被角,和明台交代了许多,出了门。



“阿诚哥要进阶了吗!”小明不可置信瞪大了眼。

“是。我去上班的时候你要照顾好他。情况不好的话就把我搁在柜子上的绿色药水给他喂一些。”明楼边穿外套边交代着。

明台有些不满地扇动几下自己的深蓝色薄翼:“好好好。”



明楼拿怀疑的目光盯了小明好久,被明台一把推出门去,配上标准的微笑并挥着手:“大哥再见。”


明诚做了一个亢长的梦,醒来看见了守着的明楼,和一旁在沙发上四仰八叉睡着的明台。

“好些了吗?”明楼指了指明诚的背后,递去了一面镜子。

明诚晕乎地往后探过去,望向镜子的那刻,愣住了。

一双极大极漂亮的黄绿色半透明蝴蝶翅,上面有细小,交错着的美丽纹路,沾满了闪亮亮的精灵金粉,华丽闪亮得有点晃人。

明诚非常不知所措望向明楼,完全没有成为双系精灵的喜悦:“这翅膀太大,以后上班怎么办?”

“我会尽快调出药水将它隐藏起来的,这段时间先和明台学习飞行吧。” 明楼递来一杯热水,明诚一饮而尽。


明台被冻醒时,正好看见明楼在亲吻明诚的唇。





于是非常自然地从兜里掏出一副墨镜,倒头又睡过去:“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继续。”




2.

飞行什么的简直太困难了。

我一开始也想好好学的,真的。

但是谁能告诉我今天风为什么这么大!!

精灵楼拖着精灵诚来到后园练飞行,拽上了苦逼的小明陪练,不许带墨镜的那种。飞行系知识明楼不是很懂,但是毕竟有个法系大佬在身边比较保险。

对,明楼并没有担心明台不靠谱的,真的。

明诚感觉背上十分重,一步都迈不动,像背了一个铅....像背了一个一百八十多斤的明楼。

明楼在实验室里调配隐形药水,不时向窗外望望阿诚的进展。

似乎,并没有进展。

明台很轻松地向明诚示范着,扇动了几下自己的薄翼,期待军事天才阿诚自己融会贯通一下,赶紧了了自己的差事。


谁说枪准就要飞得棒了!完全没有逻辑好不好!

阿诚有些吃力地试着动了动自己巨大的美丽翅膀。和预料的一模一样,几乎是纹丝未动。

“我说阿诚哥,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明台在明诚头上盘旋了几圈,“扇翅膀都不会的高材生?”

“你闭嘴吧。”明诚涨红了脸,逼自己使出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挪动了双翼。

明楼这时拿着调好的半成药水走了过来,滴了几滴在明诚的翅膀上,很神奇地消失了。毕竟没有完全成功,翅膀还是很快显现出来。

阿诚背着这个漂亮的累赘简直想哭,明台只好撇撇嘴,借着休息回房间里偷懒。

明楼施了一个浮身魔法,吃力地将阿诚推到了半空中。

入秋,凉风习习。明诚刚刚准备展开翅膀尝试滑行一段,就被风托了起来,顺着风向飘了去,欲哭无泪道:“大哥,大哥!”


明楼傻了眼,给自己施了咒,飞到半空中去救阿诚。这个魔法本身就耗费法力,质量越大消耗越多,所以日月木娄近乎....耗了四成法力才勉强飞了起来。




这是中年胖子捍卫尊严的一场飞行。


明楼随风向追赶过去:“阿.....阿诚,把手给我!”

精灵诚手足无措地在空中翻腾着,闪亮亮的翅膀不知多少次击刚好中明楼的脸。明楼强行把人截了下来抱回地面。

于是只好变出一条金色的魔法绳,系在精灵诚的腰间,以防阿诚走丢。

其实是飞丢。



嘬着果汁的明台慢悠悠晃到院里,看见拉着绳子的木娄不停往天上张望什么, “大哥,放风筝呢?”

一记栗暴下去乖乖闭嘴罚站去的小明悟出一个深刻哲理:




好玩不过嫂子。




3.

新政府今天并不平静。

今天是明秘书康复后第一天上班,出了点小插曲。

从秘书处出来,刚在洗手池站定的明诚突然感觉到背后有火灼伤一般。明楼的药水支持不住了。

明诚努力克制着,希望能够延缓到下班时间,撞上了刚出洗手间的梁萌萌。

“阿诚兄弟 ,面色不太好啊,需不需要上医院瞧瞧?”

明诚咬着唇直冒冷汗,一句话没有说。

梁仲春刚拧开水龙头,明诚突然两眼发黑,中心不稳昏了过去,他连忙上前扶住:“这么严重,我帮你和明长官请假吧?”


糟了糟了,翅膀正在一点点地显出轮廓,明诚不知所措。




明长官正在自己的办公室认真地忽悠汪曼春。

一秒不到的功夫,他接收到了阿诚发来的求救电波,眉立刻拧成了一股绳。

“师哥........”汪曼春见明楼脸色不好,想给他擦擦额间的细汗,手却被拂开:

“曼春,你稍等一下。”


明楼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使了移形换影到明诚身边,脚下生风,并且自带酷炫白烟特效。

“师.........”曼春喊了一半的师哥顿住了,冲明楼疾迅破门而出的背影犯着花痴。


这个行如风的英俊胖子将来一定是我汪曼春的!





药水带来的副作用吞噬着明诚的意识。

明诚的双翼向外冒着金灿灿的光,那双仿佛可以遮空蔽日的翅膀在梁仲春面前显露无遗。

原形毕露。

梁萌萌下巴要惊掉了,脸上密密麻麻排布的褶子表达着我懵逼的心境。

张着翅膀的阿诚和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明楼,猝不及防,梁仲春吓得魂不附体。


“今天的事......”明长官将虚弱的明秘书一把抱起的时候,眼里透着坚冰一般的寒气冲自己礼貌地微笑。

梁萌萌被强行拉回,僵硬又不失尴尬的并了三根指头发誓:

“梁某人定会守口如瓶,请长官放心。”

腿一软,鞠躬差点成磕头。


明楼施了隐身咒,抱着明诚飞出窗外。


水流声回荡在梁仲春耳边,目光久久呆滞住。他赶忙捧起几把水猛浇在脸上,抬头看了眼镜子。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4.

病好后的明秘书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基本飞行流程。

也不看是谁一手带出来的。明长官心里暗爽。

“阿诚兄弟,帮帮忙。”又是一脸苦相的梁仲春。

“这次几成?”精灵诚宰人功力丝毫不减,貔貅到底就是貔貅。

“谈钱多伤感情。我听闻你们精灵喜欢吃花蜜,我下次一定带三瓶上好的槐花蜜拿来酬谢可好?”梁仲春妄想自己算计得过明诚。


老油条敌不过明秘书。


“你知道,我还是更喜欢吃鱼。”明秘书挑眉,邪笑得如从前一般,深不可测,把梁仲春吓得一个激灵。

“成!给你三成!”

“没有什么别的?”明诚不打算松口。

别小瞧老油条,把我逼急了我也会咬人的!

算了算了,你背景强大,你说啥就是啥。我认怂成不成!


次日,明诚抱臂站在梁萌萌家门前,梁仲春黑着脸给递了一箱沉甸甸的黄鱼。

“分量足,阿诚你可慢慢吃吧。”梁萌萌咬牙切齿。

明诚伸手去接,梁萌萌心疼着不肯松手。

明秘书的耐心被磨光了,突然张开双翼连人带箱拽到半空:“松不松。”


梁萌萌严重恐高,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牢牢抱着箱子直盯着地面,双脚在空气里扑腾着:“给!给!放我下去!”

明诚内心笑得直打滚,表面依旧严肃不好惹的样子,将梁仲春带回地面。

梁仲春晃晃悠悠扶着拐杖瑟瑟发抖,走一步都踉跄得要栽过去。





真他娘的,会飞的貔貅更难伺候。




5.

明秘书抱着一箱小黄鱼喜滋滋地回到明公馆,明楼在卧室里等他。

“怎么去那么久?”明楼嗔怪。

“没什么。”明诚难掩的笑意,给明楼端去一杯咖啡。

“有点烫。”明楼故意想为难他,双手搭在沙发背上,十足地撩人。

明诚想给他吹一吹,突然开了窍。

他小心翼翼喝了一口,用嘴给明楼渡了去。醇香的咖啡如同一支优美的钢琴曲,在两人唇齿中间缓慢流动着。它需要他们全身心的投入与细细地品味。

明诚给明楼渡了整整一杯,最后一口时被明楼拉到了自己膝上,缓缓地舔着他的上颚。明诚贪玩,用手拨动着明楼显现出的精灵触角。

“翅膀硬了。”明楼嘴上动作不肯松懈,明诚亦是。

“阿诚如今不用大哥庇护了。”明诚同他玩笑,说得却是真心话。

明楼伤感间又不住情动,舔了一下明诚的耳尖。明诚突然受了刺激,张开双翅飞到了空中,狠狠撞在天花板上,直喊痛。




明楼又凑过去狠狠亲了一口明诚。




“有了翅膀又怎样?还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