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贺陈】再度与你

本篇别名「魔都春季旅游路线指南」

不是本地人所以查了些资料啊(* ̄︶ ̄)但愿bug不是太多

推一首超赞的bgm哦 :再度和你

甜的,食用愉快‎´•ﻌ•`
——————————————————————

一.

陈亦度刚下飞机,取下行李正打算和贺涵通电话,拿出手机时,屏幕刚好亮了起来。

心有灵犀啊。陈亦度浅浅地将嘴角扬起弧度,故意等了许久,终于用修长的食指点下了绿色的通话键:“喂,你哪位啊?”

“度总猜我是谁?”

“我猜呀,”陈亦度不紧不慢地故作思考的样子,“嗯——是孔雀先生吗?”

“小孩——”那个熟悉的声音穿过手机那端,在耳边突然响起。陈亦度抬头,看见贺涵抱臂他坏笑:“长进了不少嘛。不过啊——”

贺涵不怀好意从后揽住陈亦度,往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渡去了自己的温度还要傲娇一番:“怎么还是副傻乎乎的样子,嗯?”

陈亦度脸一红,想转过头来望一眼爱人,突然撞上贺涵的鼻尖。贺涵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立即攥紧他要挣脱的手。陈亦度给贺涵的唇舌牢牢地牵制了去。

“唔....松.....松开啦!有人在啊!”陈亦度猛地推开贺涵,将手放在滚烫的脸颊,惊慌失措的害羞模样。贺涵的心被轻轻敲击了一下。

“那就回去服侍您吧。度总请。”贺涵伸出右臂,挑眉看向陈亦度。

陈亦度气鼓鼓地涨红了脸不愿理会他,心里暗骂这个老流氓,突然灵光一闪,顺手将行李撂给旁边得逞了正嘚瑟的老孔雀:

“拎过来啊。”

二.

陈亦度在法国一待就是四年的光阴。

“亦度,这几年,我一直很想你。”贺涵为陈亦度系好安全带,认真地看着他。给陈亦度打个措手不及。

歪,这画风转得有点快吧?

“呵,我成天想着,贺总在外面不要给我到处沾花惹草的就最好了,别无他求——”陈亦度半眯着双眼,使出浑身解数想呛贺涵。贺涵见招拆招:

“你太没有人性了吧,”做出一副苦瓜脸,“我成天忍受相思之苦,度总怎么视而不见呢?还被怀疑,真是天大的冤枉啊——”一声长叹,陈亦度立刻笑了出来:

“我这才不是没有人性,顶多——”

“不择手段,六亲不认吧,你说呢?”

三.

“吃过饭了吗?”

“嗯。”陈亦度懒洋洋靠在车上:“接下来做什么?”

“你毕竟坐了很久飞机,先回家歇息下吧。”贺涵将行李放入后备箱。

“我在飞机上都休息够了,你还是带我四处转转吧。”

“让我想想....不如去赏樱吧,想来顾村应该是一片花海,肯定壮观。”

“我在巴黎南郊的印玺赏过樱,那时正值四月,不知道今年魔都的樱花能不能与之媲美。”

“这几天一直阴雨连绵,”贺涵笑到,“昨天突然变得晴朗温润,是赏花的好天气。我还奇怪这天,细想想原来是因为你回来了。”

陈亦度给贺涵撩拨得心花怒放,嘟嘴不说话,有些期待地用手指点着车窗。

顾村被粉嫩的云霞层层包裹,露出少女一般的粉红双颊。樱花已经完全绽开,鹅黄的花蕊与粉白相间的花瓣,清风吹过时,满园都是樱花散发出的香甜气息。

陈亦度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正想拍照时,一片樱花花瓣滑入他的手心。他抬起头,寻溯花瓣飘来的方向。

樱树下是贺涵的身影,黑色西装不仅没有同樱海冲突,反而多了几分和谐的美感。陈亦度看得有些入迷了。

“你记得吗,当时校园里也种着一棵这样的樱树,”贺涵走进,拂下陈亦度肩上散落的花瓣,“樱花盛开时,难免落寞清冷。”

“我也是在这样好的时节,这样美的花海,遇见了一个人。”

陈亦度半天才想到和贺涵的初遇,内心激动兴奋,但也十分心疼自责:“如果当初,我没有执意去巴黎,会不会.....”

“这世上没有如果。”贺涵笑着拭下陈亦度盈了泪的眼角。

“我还和你在一起,就不需要如果了。”

四.

“都怪你!好好的煽什么情啊,说好今天不提这个的....”陈亦度瘫在车后座看着贺涵笑得褶子满脸,委屈巴巴啜着泪,“你还笑!”

“你就算成了小哭包,也是我贺涵宠出来的。我乐意啊,我就是要笑,要不然你也笑笑?”

“老流氓!”被前座的人狠狠拽过来吧唧一口,陈亦度赶紧掩面藏到窗户跟前了。

“那你不是也喜欢老流氓?你还没见识完呢。”贺涵回敬一个邪笑。

“强......强词夺理!”

五.

“好啦不要气了,”贺涵一边开车一边安抚被自己撩得满脸通红的陈亦度,“我带你去武康路转转?”

这条历史文化名街列布着有韵味的洋房,幽长的林荫道,还有成排的法国梧桐。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也有历史着的痕迹。陈亦度从前和贺涵一同来过,虽说梧桐在国外已经司空见惯,但故土的梧桐更容易引起遐思。

陈亦度来了精神:“在国外最想念就是这里了。”

“度总没有想念我?”贺涵挑眉,等着陈亦度下句。

空气中是淡淡的木香,夹杂着些许酸味,陈亦度敏感的嗅觉一下子捕捉到了。

“顺便想你。”

“嘿,胆子大了。”陈亦度背过身向前走,假装没看见贺涵撇嘴,脸上掩饰不了的笑意。

六.

“我想去那家以前我们常去的咖啡馆看看。”陈亦度挽着贺涵,觉得自己全身有些酸痛,风吹过来有些寒,索性将手缩回贺涵的口袋里。

“好。”

二人漫步到咖啡馆前,看着经历风霜磨洗的老旧牌子,里面有音乐传来,是老式的留声机。一切景象都如同老上海照片那泛黄的一角,让陈亦度同时收获了许多灵感。青葱的校园和别有风味的弄堂,才构成了完整的回忆。

“是故土了。”陈亦度内心涌出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情感,青涩的爱恋和淡淡的思乡,是国外再有情调的生活都无法替代的珍贵。

“我回到这里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泪顺着面庞滑落到地面的小水坑中,发出滴答的清脆响声。

贺涵将他揽入怀中。

“我还在这里。”

七.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不夜城开始显露出独特的魅力与光芒。

陈亦度和贺涵在酱子用完餐,还同老卓说了好一会话。陈亦度喝了些酒,有些兴奋,像小孩子一样放声大笑。

贺涵喜欢看他笑,两个人就笑作一团。谁也别嫌谁幼稚,明明都一样的小孩心性。

两个人决定散步回去,当做消食。晚风里突然多了香草冰激凌味道的甜蜜气息。陈亦度睡意上来了,贺涵将步子放缓。耳畔,响起了熟悉的旋律——

「离别的瞬间,我们总是,佯装忘却的样子。就连爱一个人的温柔也,静静地锁紧记忆里。」

「虽想把你拉进我怀里,可我不想再经历同样的伤痛。」

一切突然变得清晰,陈亦度睡意全无,如水般的眼眸望向了贺涵。

两人的思绪被旋律缠绕在了一起,旋转起舞,飞入对方的心脏。陈亦度贺涵相视一笑,将目光投往被灯光映得极明亮的空际,初绽的绚丽烟火被永远定格进了脑海。

「身边的你低着头,我试图揣测你的心。再前进一步,时钟的指针也会向前进,所以,现在我只想静静抱住你。」

「这曾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天,比那时还要更加坚定。我感觉,我已经找到,我一路寻找的东西。」

「是你,是你。 」

“亦度?”陈亦度的思绪被贺涵拉了回来,他转过头,同爱人交换了甜蜜深长的吻。

“我并不是想取回再也回不去的时间,可现在我只想,就这么看着你。”陈亦度亮晶晶的眸子勾住贺涵的魂魄,对视了太久,“花了太长的时间,我才察觉到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再不要放开相牵的手,留在我身边。”贺涵抱紧陈亦度。

再度,和你携手。

———完———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