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凌李】深海少年(上)

私设,人鱼梗
灵感和部分设定来自《人鱼公主》和《海的女儿》(←这俩居然不是一个 假童年退货* ̄︶ ̄)

人鱼王子然然×人类王子凌远

————————————————————

一.

李熏然逃出宫殿的时候,远远还可以看见宫殿璀璨的灯饰,照得整个海底亮堂堂。


人鱼族的成人礼比千灵各族各大节日都隆重,王室成员的成人典礼更是盛况空前了。且不说这气派堂皇的宫殿外部,足足列了九百九十九颗夜明珠,窗框镶嵌着海晶石,大门拉开的一瞬间炫目晃人。加上每天要彩排一遍祝酒流程,天天都头晕目眩度秒如年的小王子日常想离家出走。

今天就是成年礼,主角跑了。

国王不停踱步无计可施,长老气得吹白胡瞪眼,贵族臣子唉声苦叹,礼也送了奉承话也说了,等了半天鱼给溜了,你这叫个什么事啊。


假·幕后策划人季白一边安抚父王一边数落李熏然,实际站门口给弟弟放哨的事,一点都没说出来。

你哥就是你哥,坑弟这门手艺可是老祖宗那辈传下来的,不能丢。





哪个祖宗?


人鱼祖宗。







二.

逃出来的李熏然可算撒了欢,嘟着嘴吐出连串的晶莹小泡泡,在蓝蓝的海水里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

海底他再熟悉不过,五彩斑斓的珊瑚礁和灵动的鱼群,会唱歌的天使鱼和懒洋洋的大乌龟,偶尔能遇上一条小白鲸和它聊聊海洋外面的世界,除了憧憬,不敢有别的想法。

人鱼禁止和人类有牵扯,这条禁令从未有人敢破。

岸上是不同于海底的奇妙世界,好奇心驱使着李熏然朝软绵金色的沙滩一点点靠近。

柔和的月光静静躺在海面上,绘成通往无尽浩瀚星空的光梯,像圣洁的天使羽化之日垂怜人间的左翼,搭在水天美丽的交界之处。

李熏然是披着月光来的,深蓝鱼尾的鳞片被月光映上银白的光影,闪烁跳动得像天上的星星坠落海洋,漆黑的海面被沙滩上的灯火璀璨染了几分,显得静谧却不死寂。


李熏然悄悄从海面探出头,望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沙滩上时隐时现,身后的城堡同样的华丽恢宏,他只在画中见过。


海浪拍击着沙滩和礁石,演奏出动听美妙不失严肃的海洋乐曲,把金灿灿的东西推到李熏然眼前。


李熏然游得更近,伸手去够。那是一块做工精细的怀表,刻着细致纹路发出滴答的清脆响声,李熏然拿它凑近耳边,听见时间的行走,丝毫没有注意到脚步声临近。

“谁?”凌远朝有怪异响动的地方一步步走去,李熏然一惊,立即钻入水中。


水花溅到他的面庞,伸手拂去水珠,他呆滞地在脑海回放刚刚那个难以置信的画面——一条漂亮有力的鱼尾跃出了水面,翻出了银白色的浪花!




三.

凌远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睛。


是自己眼花,还是那个凄美的传说再次灵验?他不敢多想,反复告诉自己那个神秘美丽的物种早已在千年前不复存在。

只是有个声音,要他寻找这条美丽鱼尾的主人。月光投映到沙滩上,为他指引方向。凌远顺着走去,深深的脚印烙在平缓的沙上。


凌远找到了一块巨大的礁石,触起来又冰又滑,一个声音躲藏在后面,微弱极了: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李熏然双目紧闭双手合十,紧紧攥着那块怀表怕浸了水损坏。海水真的好冷啊,他的嘴唇有些发紫,恨不得立刻扔了东西潜入深海,离开这个古怪的陆地。


善良小王子依旧决定物归原主,暂且将头埋入水下,疏忽了水面冒起的小卷毛。


凌远悄悄摸到礁石后面,可疑的呆毛孤零零立着,情不自禁去揉了一把,手感又弹又软,乍起的毛捋不下去,没忍住多摸了几下。

“呜————”李熏然鱼尾抹油想要溜,被凌远不小心拽到头发,捂着头痛得眼泪都要下来。凌远赶忙着急地给他顺毛安慰:“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哭啊.......”


李熏然突然止住哭声,眼里射出的单纯和可爱晕红凌远的脸。又瞥见他头上的王冠:“你是人类族的王子?”


“人类....族?”凌远觉得眼前的少年穿着说话都很奇怪,正想问他家在哪,就望到了浅浅的海水中,一条正拍着海浪的灵动鱼尾被李熏然操控,发出哗哗的响声。



少年白莹的肌肤,栗棕的头发,蔚蓝沉淀了几点暗紫的如水眸子,脱俗的气质一看就不像生长于人类的世界。


凌远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和惊愕。他好半天缓过神慢慢张口,


“你居然,”




“是人鱼?”

tbc.

非常短,一定有后续,实在太困了就先码一点发出来π_π
诈尸。三次元有点忙,证明自己活着‎´•ﻌ•`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