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生哥的小甜饼以及沈劳斯忠实无脑吹
写文图开心 随意勾搭 (•̩̩̩̩_•̩̩̩̩)

【蔺靖】金陵不问

继续上次拐个皇子回琅琊的设定.

——————————————————

一.

两三日后才是霜降,已经是落雪的天儿。

萧景琰依旧穿着大红绣着金色龙纹的夏衣,冷风吹来透进衣襟里,真真是透了心的凉。皇帝一边搓着手一边披奏折,顺带想人。

一心二用,挺好。

倒也不是他觉得自己身子骨好,只是有人觉得他穿这身衣服极美极好看罢了。

殿中的老臣恨不得百八十件地往身上套,见皇帝穿得如此单薄,小脸冻得通红通红,神思也倦怠。萧景琰突然鼻子痒痒的,打了个喷嚏。

作为一名贞良死节的好臣子,各位老臣们日常操心操稀碎:“陛下,天凉了,您要添些衣物保重龙体啊!”

“我....朕这不是好的很吗。”萧景琰伸手蹭蹭鼻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


“您这都要冻出病了!”大臣团异口同声,“陛下若龙体欠安,我们如何同先帝.....”说着就要拿袖子抹眼泪。


萧景琰敷衍地一挥手:“各位的好意朕心领了,退朝退朝。”一溜烟没了人影。


真是愈发不像话了!



民间都说一想二骂三感冒,肯定是他想我了。萧景琰的步子愈发轻快,哼着小调走出大殿,欢喜得像那人已经在眼前。



二.

此时琅琊山的红叶,像那人害羞时泛红的小脸。

蔺晨从这颗树跳到那棵树,撩开前额凌乱的几缕发丝,挑了好些漂亮的叶子想寄给远在皇城的心上人。

“啧,这红叶未经霜没有光泽,哪里有美人好看。”蔺晨将手中的枫叶纷纷扬扬洒到地上,躺在树上倾了满一口纯酿。

素白的身影跳落下树,溅得小水潭里晶珠四处滚落,映出了一片枫红。


三.

蔺晨上一次见萧景琰,是什么时候来着?

小皇子渡劫,在琅琊呆了两年整,平平安安并无异兆,就要被他皇帝老爹亲自接回宫了。

那年的秋也是这样露重霜寒的,只不过雨多晴少,每夜都可以听着水顺着屋檐落下发出的清脆响声入眠。

只是这一夜,无人入眠。

两人背对背躺在榻上,想着心事。


“景琰,明天你就要回去了,开心吗?”蔺晨声音有些抖,扑腾着被子去够他的手。

萧景琰很久没有回他,眼里是湿漉漉黯淡的星茫。

“当然是好的,我可以见到母妃父皇,还可以见到祁王哥哥。”萧景琰缓缓开口,努力挤出微笑。蔺晨伸手去摸他圆圆鼓鼓的小脸,“以后我就不可以经常见到你了....不能和你每天一起玩,一起练剑,一起.......”


蔺晨突然感觉到一个小团子扑进自己的怀里,一动不动。两床被子交在一起,萧景琰七横八竖压在蔺晨身上,把脸埋在蔺晨的胸膛,沁出两颗豆大的泪滴,紧紧地抱着他。


夜是真的静,静得可以听清彼此的心跳。

蔺晨拍拍小孩的头:“好啦,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们还可以见面的。”

萧景琰不停往他怀里钻:“不是,我睡不着。”


“......对牛弹琴。”蔺晨无奈,给小孩裹上披风。大半夜
的,两个人偷跑出赏月去了。


萧景琰被蔺晨抱上庭前的梨树,两条腿不停地向前踢腾,阵阵风声传进蔺晨耳中。萧景琰指着月亮道:“今天月亮这么圆,明明还没至中秋呢......嗯....这月光也照的院子好亮堂......”萧景琰见蔺晨不理他,随便找话题,可爱得蔺晨心痒。


蔺晨一个邪笑,把小皇子抱到腿上,扶上他纤细的腰肢:“景琰喜欢月亮吗?”

“当,当然喜欢......”萧景琰将手贴在蔺晨的胸前想推开他,别过脸藏起红红的耳根。


“蔺晨可以摘到月亮呢,琰琰想不想要。”


小皇子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随蔺晨跳下树枝:“在哪里?”

“喏,”蔺晨指了指清澈的水潭中倒映着的红衣少年,“你看。”


蔺晨撩人的功夫随老阁主,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萧景琰给他撩拨得心花怒放,毫无招架之力。

于是偷偷在正得意的人脸上印了下,捂面跑回屋子了。




四.

萧景琰回了金陵没过半年,蔺晨就从小殊那听闻到七皇子大病不起的消息。


“爹!”冒冒失失冲到老阁主的屋子,什么都顾不得,心思直接飞到金陵城,“景琰病了,您得带我去皇宫看看他!”

老阁主不紧不慢放下编了一半的琅琊榜,朝他招手:“蔺晨,你过来。”

蔺晨脚下生风,跑到书案前跪坐下来:“您快说。”

“这人啊,各自有各自的命数,”老阁主叹口气摸摸皱眉咬唇的小蔺晨,“七皇子若命格里真有变数,即使终生待在琅琊也无法逆转,这是他出生那日便注定好的。琅琊阁与朝廷,还是不要有过多交集,爹同你说过。”

蔺晨身子发抖:“他可是景琰!”


“回房,读书去。”老阁主不再看他

蔺晨默默退了出去。



五.

太阳刚跃起,青色身影牵了匹马,悄悄溜下了琅琊山。

开玩笑,只怕是神仙,也阻挡不了他琅琊少阁主蔺晨。

蔺晨骑着马像离弦的箭,飞也似的加鞭向远处万千富贵荣华的庄穆皇城赶去。

蔺晨是练过轻功的,很容易摸到了靖王殿下的屋子。风风火火推门一瞧,屋里屋外皆是难以言喻的尴尬气氛。

萧选正坐在萧景琰榻旁和几个太医说话,齐齐望着蔺晨。

“蔺晨?你怎么跑金陵来了,”萧选朝他笑,“是来看望景琰吗?”


蔺晨呆滞机械地行了大礼:“陛下。我,我只是,担心他。景琰有没有大碍?”急切的样子被眼睛偷偷眯了一条缝的小皇子收入眼底,萧景琰见他来了,恨不得跳下榻去。


强忍喜悦作出一副更难受的样子,缓缓撑起身子:“蔺晨.......”

蔺晨顾不得面前的皇帝,慌慌张张跑去扶他靠在枕上:“是我,是我,景琰。”


萧选看着面前两人胶在一起笑笑作罢,走出了萧景琰的寝殿。


几个太医根本诊不出病,惶恐地跪守在殿外。

“景琰好的很,小孩子爱玩,看破不说破。退下吧。”萧选向他们解释。一群老臣吓得不轻一步一踉跄。

“朕现在得去回老阁主封信,替这小子报声平安。”皇帝自言自语道。


六.

萧景琰看着蔺晨急切的样子咯咯笑了出来,心里有点小得意:“你真是比我还傻呢!”

蔺晨懵了:“你...你.......”

“我好着呢。是父皇不允许我出宫,可是我真的很想回琅琊山,想去见你,”萧景琰抠着手指低下头,“只好出了这么个主意,让小殊告诉你我生病了,你就可以.....”


“萧景琰!你怎么这么随便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蔺晨气极,站起身朝他吼了句。

萧景琰咬着嘴唇:“让你担心了,是我不对...我不应该...”

久违而熟悉的温暖又笼罩在萧景琰的身旁:“你是要吓死我吗!你知不知道,若你真有什么,我又如何......”蔺晨死死搂住他,想把他嵌入自己的身体,揉进自己的骨血。


“我知道了。”萧景琰抚了抚蔺晨的背脊。


“傻蔺晨。”



tbc.

两人成年后下次再写吧‎´•ﻌ•`

评论(1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