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贺陈/谭陈】Love Me If You Can

五.残音

恢复神智耗尽了夜晚。


贺涵揉着眉心慵懒地枕着身后的床,抬手去够手机,触到杯隔了一夜已经凉透的白开。

大概是陈俊生离开前为他备下的,不至于晚上起来寻不到平白忍受干渴。

贺涵舒展了些眉,踏着步子走到浴室,将身上满是酒气的衬衫脱下扔进洗衣机里。

他一抬头,看见对面凌乱不堪的头发和一双灰蒙着的眼睛,一脸憔悴,身线却被完完整整描摹出来。

孔雀总是会细心打理身后那撮毛,用来吸引异性,颓废邋遢对一只爱美的雄孔雀来说太过反常,可怕的是贺涵早已察觉,却已经习惯。




因为再没有任何意义。


贺涵于是认认真真打量自己的身体。这副躯体曾经在那人面前露过多次,也碰触了他不知多少次。

说到底,还是他的身子更莹白些。


只要一想起这个,深处就会不知不觉地回忆起那些细节,因为记得深刻。


情难自禁得起了反应,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对方都能轻易放下,自己岂不显得太过愚蠢。


“该死。”贺涵转身踹在工作的机器上,洗衣机却依然好端端翻搅洗涤着衣物。



不是雨天,贺涵却莫名烦心起来。




放好水,走入浴缸,深深呼气,快速动作。这些动作一气呵成,熟练又羞耻。虽然并不情愿,眼下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毕竟只有和他做,才是愉悦和满足,换了任何人都不会再有兴致。


贺涵发觉自己病了,无可救药的绝症,但又不对痊愈抱有希望。

他不觉得自己有救,又或,他只希望被陈亦度救赎。


终于是离不开他。






换好浴袍拉动门,手机正躺在桌面震动,又突然停止。贺涵轻轻一滑,十二个未接,而且全都是陈俊生打来的。



“我的天一晚上了你不会还没醒酒吧,”陈俊生在辰星急得焦头烂额,“卡曼的案子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今天的会很重要比安提也要参与,你告诉我你不会现在还在家里躺着??”

“不是星期三吗,怎么提前了?”


“什么提前了,你好好看下今天几号啊。离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你赶紧来,有一处漏洞我还没有查补,需要你帮忙。”

“好,我知道了。”



“失恋能把日子都过错。”陈俊生小声冲手机嘀咕了一句。


“还没来?这可不像他的作风。”唐晶看着腕表,抱臂靠在会议室的桌前,“照他那德性,应该放下得差不多了,是不是最近又和陈亦度联系了?”


“啧,你说啊,都这么久了,他一进辰星就使劲往工作里扎,一走出来眼神就开始游离,长期下去怎么吃得消。说起来,陈亦度也是,居然断得这么干净这么绝,难免他伤心。”陈俊生自言自语。


“说起来还是习惯不了别人甩他。”这是真话。


“不。我想起来了,算昨天应该刚好两年了?难怪突然发作吧。”唐晶若有所思的模样,尔后又略显失意地笑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这么认真,从前也没见他对我这么上心,是真的动心了......”

陈俊生看见唐晶失落的模样,干脆不再吭声。



唐晶十分笃定:“他们两人都不会甘心的,仅止于此是因为有缘无分,而这两人我很清楚,他们不信缘分。”




从来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不知所起的情分,更易细水长流。

tbc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