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凌李】神的随波逐流

甜的.
长篇写得有些累 这周先不更
我只想奶自一口_(:ι」∠)_ 虽然不知道写了什么玩意儿
bgm 神的随波逐流

——————————————————————————

1.

凡间有九品芝麻官,天界有九品芝麻神仙。

李熏然就是这么个小神仙。帮助人们实现愿望的小神仙。

但似乎.....这个职位并不太被大家所重视。李熏然早已被遗忘在某个云朵的一角。

当然,并不是天上所有神仙都是好神仙。

坏神仙们和好神仙们经常打架,原因分为两种。

定期讨伐与没事找事。

装正经的神仙和不正经的神仙浑然不觉无聊。

李熏然是个心地善良的好神仙,但如此枯燥的日常实在耐不住,干脆偷偷摸摸下了凡。

不凑巧,李熏然下凡的事情被好神仙们又老又胖的头子天帝知道了。

让李熏然实现一百个愿望,才可以回到天上。

刚好想换个地方发光发热一下,俗话说,不会发光的金子不是好神仙。李熏然不觉得是惩罚。


于是成天待在破兮兮的一座小庙,等待着有一天能有人来这里参拜。

可是神庙所在的山头太过偏僻,人烟稀少,渐渐的,他就不想等下去了。


李熏然的日常变成凿石头,又或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塞在缝隙里藏起来。委屈上来就哭一哭,没事干了就对自己说说话。

凄凄惨惨戚戚,我大约是最寂寞狼狈的神仙。李熏然想。


2.

凌远那时候才上初中,跟学校来到山上野营,迷迷糊糊跑到了这座无人问津的小庙前。

李熏然正安静地蹲在地上玩着土块,头上都快要长出蘑菇来。

“一...二.....三....”

凌小远走上去想问他路:“咳。”咳嗽一声。

李熏然无动于衷,继续发霉。

“咳咳 !”凌小远加大音调,李熏然才勉强抬头瞅了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去。

这一眼太特么短了吧!

大约是人生中第一次冷遇,少年急得使劲跺脚,小石块被震得跳起舞来,李熏然勉强瞪着死鱼眼看他。

“你干什么呢。”

“这是哪里,你是谁。”

“我是神仙。”李熏然磕了磕小土块的尖角处,“你是来许愿的吧。”


“你是什么?你是神仙?”坚信无神的凌小远嘲讽,“呵,那我还是妖怪呢。”

“什么妖怪?”

“专门勾走神仙魂魄的妖怪。”凌远很认真地一字一句告诉李熏然。


“真的?!”李熏然脸上黑线僵持良久,一个激灵,连忙“噌”的一声从地上跳起来飞到半空,用食指点着凌远:“你你你你你!离我远一点啊!”

“你,你居然还真是神仙啊,”凌小远有点吃惊地看着措不及防的李熏然,噗地笑出来,“既然是神仙,为什么不在天上啊,我可没听说住山里的神仙。”

“要你管啊臭小鬼。”李熏然气得揉了把自己的卷毛,降落回地面上,抱臂盘腿坐着看向凌小远。


3.


“你是说,你下凡是被惩罚的?”

“嗯。”

“在这里待着是替人实现愿望?”

“昂。”


李熏然交待完来龙去脉,垂头丧气地绞着长长的衣袖。无所不能的神仙,也会烦闷闹心到讨厌自己的地步了。

“我知道说出来不会有人信的。”李熏然看着凌小远的眼神,叹了大大一口气。

“如果没人许愿会怎么样?”凌远好奇。

“大概会消失吧,天上不留没有用的神仙。”李熏然抿着嘴,蹦豆子一样吐出话。

“那么,你告诉我,怎么许愿。”凌小远伸出手,拍了拍李熏然的发顶。

李熏然直盯着他,鹿眼射出的光芒把凌远晃得脸红起来。

凌远撇开眼,不再看李熏然。

“我,我说,你告诉我啊,怎么许愿。”看他半天没有响动,凌远忍无可忍弹他的额头。

第一单愿望终于找上门来,李熏然激动地抱住凌远迟迟不撒手:“谢谢谢谢!”

凌远挣不开,都快给李熏然弄得倒不过气来。


“就没见过你这么不正经的神仙!”



4.


凌远无奈地把李熏然捡回了家中,李熏然自觉地给自己加上了认知阻碍。

李熏然乐颠颠地打量着人类的家具,在床上滚来滚去,异常兴奋指着台灯道:“哈!夜明珠!小远家居然也有这种稀奇玩意儿,我还是在东海的龙宫第一次见到的,那颗可大了,比小远的头还要大.....”

“喂!”

李熏然滔滔不绝,转移目光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凌远扶额。

“人形的术法道具!”    “那叫衣架。”

“有声音装着东西的方块!”    “那是电视。”

“冷冰冰的神奇法器!”李熏然走到冰箱前,一把拉开,寒气吹到身上,里面都是琳琅满目五彩缤纷的东西。

“且内部武器花样繁多!”凌小远真真倒吸一口凉气。


“这里面不是武器,是很好吃的东西。”凌远拿出一盒牛奶和一些曲奇,“尝尝,很好吃。”

“不明白浊液体,可能是某个凶兽的唾液。”李熏然将倒出的牛奶推回给凌远。

“不喝就不喝,别恶心我了。”凌小远费力克制住暴走的心态。

李熏然举起一块饼干,在阳光下眯眼考究:“一个镶嵌着各色破碎琉璃珠的土块。”微微嗅了嗅,“带有奇怪气味。”

凌远不想再听他碎碎念,把手中的曲奇直接喂到李熏然嘴里。

“这个甜味土块好好吃!我还要!”    李熏然眼里有无数颗星星。

被贫穷限制了想象的可怜神仙,感觉可以随时被一根棒棒糖拐走。


“你们神仙.....都这么穷困潦倒的吗......?”




5.

相伴的时间总是很短暂。

李熏然在人间呆了一整年,收集齐了一百个愿望。他和少年道别,一并抹去了他的记忆。

天上却不过一天光景,李熏然却经历了数不清的喜怒哀乐。李熏然心里空落落地去找天帝复命,天帝很满意李熏然在人界的表现。


就这样没有意思地过去了二十天,李熏然却觉得相隔了好久好久。他开始想念那个善良清朗的少年。


“这太冒险了,一旦被知晓.....为了一个人类,值得吗?”赵启平摇摇头。

“我必须去找他,”李熏然粲然一笑,“我的魂被他拿走了。”


“傻子。”




6.

李熏然一眼就认出来他。

岁月将凌远沉淀得足够成熟,眉宇间却是不变的英气。


李熏然走近他。

“病人的病情不太稳定,你们记得....”凌远正同术后患者的家属说话,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止了话语。

“凌院长,您怎么了?”

凌远向空荡的身侧伸出手,加了认知阻碍的李熏然立刻像兔子似的地侧过身,屏住了呼吸。

凌远的眸子暗下几分。

“没什么。”



7.

两个月后,一位身着警察制服的年轻人站在凌远的办公室门口。

“凌院长。”李熏然笑着走近他,将一个温暖的怀抱落在凌远的身上。

这个年轻人身上,有童年时吃过的彩虹曲奇的味道。

凌远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回抱住李熏然。

“我来找我丢的东西了。你一定要还给我。”

“什么?”凌远不明所以。


“没什么。”小警察朝他调皮地吐着舌头,将双手插入兜里,潇洒地向门口走去。



“我的意思是,

认识你很高兴。”



end.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