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生哥的小甜饼以及沈劳斯忠实无脑吹
写文图开心 随意勾搭 (•̩̩̩̩_•̩̩̩̩)

【堂澄】メトロノーム

短,甜,没有技术含量
还有,磕爆法医组!



为了庆祝案件告破这件开心事,东海林提议出去聚餐,却没想到大家临时都有了变故提前离席,只剩中堂系和三澄美琴。

中堂系本来为今天三澄美琴法庭上精彩的博弈对她刮目相看,却不想三澄酒量如此差劲,几杯便醉倒了。中堂系将人无奈地拎起,三澄美琴便一只乖巧的猫咪倒在中堂系的怀中。


葡萄酒的香气从她诱人饱满的嘴唇蔓延至周身,隐约透露着暧昧的气氛,逐渐被湿润成微醺的桃红色。

烟花炸开在中堂系眼前,他的双目被不明之物蒙蔽,心神飘忽百里之外,眼神却依依停留在怀中娇小女人玲珑的面庞于是,中堂系鬼使神差地吻上她的额头。他很快察觉到自己毫无理由的愚蠢举动,惊讶和尴尬弄得他双颊微红,紧抿下唇。


“......混蛋,喝不了酒就别逞强啊.....”中堂系眉头一皱。

男人自言自语的喃喃终于唤醒她部分沉睡的意识。

“中..中堂医生......”

三澄美琴在他怀里晃了晃,挣扎着想要推开,脚下的高跟鞋偏偏同她作对,三澄美琴毫无防备地向前扑倒。

于是跌落进男人的怀抱之中。

那怀抱,晕了淡淡烟草与解剖室中的消毒水气味;平衡许久的力度十分笨拙,但无疑有巨大的安全感,连臂弯都是让她沉浸和依赖的最佳温度。


深邃如同碧海的怀抱将她承接,而它的主人,墨色的眸子被稍有凌乱的前发遮了一半,却不再黯然,里面射出整片星空的光芒。

“先别乱动。”中堂系极力将声线压低到足够温柔,轻扶着三澄的双臂,搂住她的双肩。


三澄美琴如触电一般惊醒,但挣脱不得,只好羞赧着依偎。

“我喝太多了,给你添了麻烦,真是抱歉。”三澄美琴愧疚地闭上眼,耳根通红地试着推开中堂系,但粗糙宽大的手掌紧拥着她,并没有丝毫要松的意思。

“我说,别动。”中堂系下意识回答,感觉此时此刻,别样的东西开始在暗夜中滋生,一步步地吞噬着理智。

三澄美琴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而后跳动得愈发急促。

她用美丽的双目抬头望着中堂系:“我没关系的。”

目光温暖柔和,如一缕阳光,足以融化中堂系心里的坚冰。

“傻子。”中堂系别过脸,悄然把自己的真心隐藏进一片月色。

三澄美琴看见他的模样,失声笑了出来:“的确是这样呢。”

夜晚的风,无声地拨动着她的发丝,轻抚着他的面庞。潜藏的悸动被剖开,两人的距离无意识被拉进。

“若是我们 最初就要注定要相遇的话  会是怎样呢  如期而至  无法实现的感情愈发强烈  只是一瞬的思念 却无法辩解.....”

喧嚣与歌声渐渐远离,回过神来,身边的一切都如此令人恍惚,他们却默契地冲彼此微笑。

既如此,一句“我喜欢你”,便是迟早的事。

评论(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