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卿相

巍巍山峦元不动 云澜缭转自去来.
生哥的小甜饼以及沈劳斯忠实无脑吹
写文图开心 随意勾搭 (•̩̩̩̩_•̩̩̩̩)

【镇魂】鬼才信你们是兄弟情!

如题,一个日常眼瞎的故事。




赵云澜等在电梯口的时候,隔壁的门突然开了。

沈巍从里面走出来递给他一个小盒子:“早饭,带着。”

赵云澜双手插兜似笑非笑:“这么关心我啊?”

“吃了,免得胃痛,我今天会过去检查。”沈巍的语气十分柔和,在赵云澜眼里竟有点贤惠的成分。

“老婆给的肯定吃。”赵云澜拎过袋子,朝沈巍眨眨眼。沈巍无奈地摇摇头。


来到特调处的赵云澜哼着小曲,脸上一副春光明媚无限好的模样,将手里的饭盒宝贝似的抱着。

大庆乐颠颠上去迎:“彩票中奖了还是媳妇到手了?”

“去去去,你懂个屁,”赵云澜没好气地踹了一脚猫,“我们这叫兄弟情,知不知道?”

大庆鄙夷地偷竖了竖猫爪,被赵云澜一记栗暴后化成猫形扔向林静。

汪徵在一旁撇了撇嘴:“这两人真是情好日密,又是一块查案又是爱心早餐的,我看特调处过不了多久也得成婚房了。”桑赞连忙抱了抱她。

郭长城不解地拽了拽楚恕之:“赵处和沈教授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

“没有,估计快了,你个呆鹅真是榆木脑袋,这都看不出。”楚恕之一把把人拉到怀里搂得死紧。郭长城快透不过气:“楚哥你松松.....我好难受......”

“人沈教授可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啊,居然瞧得上我们赵处,还肯下嫁到咱们这儿来,那感情得有多坚贞。”给大庆喂小鱼干的林静调侃。


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我也觉得,那这月我拿你奖金请沈教授吃饭去了奥。”

哭嚎和笑声顿时乱作一团。

“这么热闹。”头顶“处长丈夫”金光闪闪四个大字的沈教授刚踏进门,就目睹到这人飞猫跳的一幕。

“沈教授你可来了,赵处他可是私吞了我这月奖金,你得帮我讨公道啊——”林静抱着大庆的小鱼干哀嚎着,被大庆追着挠了半边胳膊。

楚恕之敬畏地笑了笑,转头又去呼噜小郭的呆毛,汪徵立马拉着桑赞到一旁,示意沈巍请进。

沈巍一头雾水地在众人目光簇拥下进入了处长办公室。


门被轻轻带上,除了冷冰冰的楚恕之和无动于衷的祝红外,半透明的玻璃上印着模模糊糊五张脸,都是来听墙角的。

万一听见个什么情话连篇喘气吐气啥的,感觉都能脑补出一万幕言情小说里开车场面好伐?

“来检查早餐的吗?”赵云澜指指一旁空了的盒子,走近沈巍贴着身子讨要奖励,“喏,我都吃完了。”

“不仅这个,我有事找你。有关圣器和烛九。”沈巍神情严肃。

“那,来坐下说。”赵云澜难得正经,两人于是认真讨论起来。

屋里气氛严肃,屋外气氛同样紧张。

没办法,屋子隔音效果太好。

围观的群众只得一边十分努力地捕捉不可描述的声音,一边脑补着不可描述的东西。

“说话了吗说话了吗!”

“叫的什么!”

“老公还是宝贝儿!”

.......

沈巍愣了愣,偏头看向那块可疑的玻璃。玻璃上满是哈气,还印着人脸的轮廓。沈巍笑了笑:“该整肃一下处里的风气了。”

赵云澜顺着看去,微微皱眉:“这群没出息的东西啊...要不然,我们满足一下他们呗?”

“你这个领导也跟着胡闹。”“好好好,黑老哥,我就随口开玩笑,而且明明是你更想要吧....”“胡说,快点坐下,继续。”


屋外的人不亦乐乎,大庆更是充当实况转播,和林静两人一唱一和地搭戏。

“别胡闹了,有人呢。”

“明明是你更想要吧?”

“快点,继续.....”

大庆还配合地发出几声销魂的喵叫。

“卧槽卧槽这么刺激吗!这俩人简直了,目中无人啊也不当我们的面注意一点!”大庆义愤填膺塞入嘴里七根小黄鱼。“我听这个声音....沈教授是在上面那个啊...”

“不可能赵处明显不能在下面啊!”

“那个声音绝对是沈教授!不服押注!”

“我押赵处攻!”“我押沈教授!”

祝红终于淡定不住地咬断了唇边的一枝斩男色口红:“我...我赌沈巍。”


“红姐,你这也太狠了吧!”长城在一旁瞪大了眼睛,被楚恕之扣住手腕。楚恕之一边搂着人一边轻描淡写说:“我也赌沈教授。”


“天啊你们这都什么心态啊!”一旁的汪徵替赵云澜愤愤不平,“我押....”


“押什么押?!”赵云澜脸色铁青地将门拉开,里面的沈巍笑面轻僵,略显尴尬。“声音这么大,我们特么聋的吗!”

顿时鸦雀无声。

沈巍从里面缓缓走出:“我和你们赵处商议完了,就先离开了。云澜,你别太生气,提醒下就好了。”

赵云澜朝他点头,怒气已消了大半,腰却突然一痛。赵云澜连忙一手扶腰一手送客,顺便掩了掩有几处红点的脖颈:“回来再收拾你们。”

众人凄凄惨惨戚戚。

哎等等,果然都站不住了!

还有草莓呢!


特殊街道办事处集体成员欢呼雀跃。



“今天真是抱歉,不过我们趁这个机会公布不是正好吗.....”赵云澜略微不满地嗔怪沈巍。


沈巍轻轻扶着他的发旋:“最近特殊时期,我要保你周全,这件事晚些说也无妨。下次要搬东西让我帮你,别再把腰扭伤了。”


回到特调处的赵云澜明显感觉到了周围关切的目光。

“是不是很痛啊赵处?”

“下次要让教授轻点。”

“您的腰还好吧?”

赵云澜眉头顿时拧成麻花。

“说了不是,都给我滚!”


次日,大家聚在一起,面色凝重地召开“如何针对昨日的yy向两位领导道歉”的严肃会议。

商量半天还是怂于赵云澜的铁拳沈巍的气场以及两人跨越时空的兄弟情。


作为副处的大庆发言到:“我和老赵认识可久,他说不是那铁定不是,我们这次可是真闯祸了。”

“那可怎么办呀,一下子得罪两个还都不好惹...”小郭战战兢兢道。


“我可没掺和,你们自己解决。”祝红楚恕之异口同声。

“谁昨天押的宝啊!”


“话说...还没开奖呢。”

“是诶,所以赌沈教授的赢了吧?”

“副处就你赌的赵处,你可要请吃饭!”



众人视死如归地站在处长办公室门前。

“沈教授也在里面,快,再不道歉没机会了。”林静推了推缩在一旁嚼着鱼干壮胆的大庆。

“凭....凭什么是我啊!”


“副处打头阵天经地义!”





大庆视死如归地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一行人各怀不安地列队准备鞠躬。

“那个,老赵,我进去了啊...”大庆忐忑不安地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等...等等...


一只体态较发福的平常走都不愿走半步的死肥猫入一只火箭从处长办公室光速窜出。

门里究竟是怎么了...


众人正好奇,便听见了一声惨喵。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



兄弟情?骗地星人吧!



——————————————————

一个粉红日常

“一杯芝士草莓,多糖少冰,记得加奶盖啊。”

身材高挑的英俊男人裹了裹身上的黑风衣,压低帽檐双手抱臂,散漫地张望着四周的异动,话语中溢出棒棒糖的奶香气味。

“好的,您稍等。”服务员小姐露出标准的明媚笑容递上一个少女心十足的杯子,被那个可疑的男人迅速接过。

赵云澜确认许久,这才松口气取下鸭舌帽,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地一边翻阅手机一边嘬起了奶茶。

“一杯咖啡,算上那位男士一起。”好听的男声在头顶响起,紧接着,身边的椅子被推开了。

赵云澜停了停下滑的手指朝那人看了一眼,顿时惊跳起身,差点一口奶喷出来。

“我靠,沈.....沈巍?!”

小赵同学攥着手里粉嫩的兔子吸管宛如一道霹雳轰顶。

“需要我帮你拿个新的吗?”沈巍勾起嘴角,指了指赵云澜手里的吸管。

戴着粉色波点蝴蝶结的兔子已然被捏折了半个耳朵,眨眼的可爱表情被挤成囧字。

赵云澜本人脸上也并不是十分好看,错愕的表情保持了良久,才勉强尴尬地露出笑容。

“沈教授,好巧啊。”

沈巍默不作声,指了指赵云澜沾有白花花奶盖的胡茬。赵云澜赶紧用手抹了一把。

把这种不为人知的一面暴露给追求对象,赵云澜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黑老哥你走路也没个声啊。”

“没想打扰你。”沈巍松松领带平静地看他,眼里不起一丝波纹。

“平常没看出你这么宝贝我啊,下次当着他们面也好好疼我一下嘛。”赵云澜朝着沈巍挑眉 ,顺势攀上面前的人好看玉润的手指。

沈巍嫌弃地看看他指间的奶白,一边见招拆招:“没想到你喜欢草莓味的东西。”

赵云澜顿时僵硬了一半。

“咳咳,你也知道那只死猫,他要喝,我可不就出来给那祖宗买你说是吧.....”

沈巍目不转睛地盯着赵云澜的唇,沉默地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

“怎么,这也有?”赵云澜顺着他的目光来回擦着,嘴唇被揉得有些发红,沈巍的目光更灼热几分。

“沈巍,沈巍?黑老哥?宝贝,宝贝儿?你有没有听我说啊。”赵云澜伏在桌上唤他,撒娇似的嗔着,声音甜的快能招虫。

“嗯?”沈巍缓过神,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赵云澜痞气地舔舔下唇:“原来沈教授更喜欢宝贝这个称呼?那我以后都这么叫你了哈,宝贝儿—————”

出神入化的儿化音加上赵云澜嘴里的湿气把沈巍的理智快要磨完,沈巍连忙用手堵上他的嘴:“我记得我好像还没答应。”

“别装了,你不打算负责啊。”

赵云澜毫不畏惧地探去半个身子,两个人的鼻尖快要贴在一起,沈巍顿时被搅得心慌意乱。

“这里可不止我们,赵云...唔......”赵云澜不耐烦地吻了上去,重重地咬到了沈巍的唇间,却没把握好力度,渗出不少血来。

沈巍笨拙地把热情的人推开,反而更添暧昧。他正想拿出手帕擦掉血痕,又意识到留着那人的唇齿香气,不舍地抿了抿作罢。

“你一直盯着它看,我以为你挺想尝尝呢,”赵云澜眼睛一弯显得有些坏,黑色的眼珠倒是蒙了层雾气,“下次记得拿嘴堵我,走了。”

没等沈巍接话,赵云澜就大步流星地踏出门,桌上的咖啡跟着抖了抖,将倒影人面晃成细细波纹 。

沈巍推了推眼镜狠狠束起领带,带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赵云澜,你胆子可真不小啊。”

“以后,有你好受的。”

评论(6)

热度(169)